rss 推荐阅读 wap

四川新闻网_sc-028.com_四川在线_四川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云南  自驾游  as  xxx  test
首页 四川新闻 网络热点 金融财富 科技前沿 军事揭秘 国内国际 休闲旅游 时尚健康 商务营销 商业推广

常年为“莆田系”导流学百度玩竞价排名的新氧如何回答魏则西式质疑

发布时间:2020-01-14 18:08:06 已有: 人阅读

  知乎上有个载入史册的提问:“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在下面写下了自己的经历。 魏则西事件随即引爆了全网,给百度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2017年,百度的医疗广告全面收缩,还一度推出过100%无广告的简单版搜索。 2016年,金星曾经在做客《超级脱口》节目时也表达了对此事的看法,“百度竞价排名已成过去式。竞价排名是典型的逼良为娼,不会长久。” 2017年,金星在名为《互联网医疗的病与药》的演讲中,向外界阐述了新氧的底层逻辑。 “新氧的底层逻辑是消费者评价,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双轨制,一家医院花钱付费可以投放广告,可以买曝光量,但是消费者去不去你那家医院,关键在于平台上的网友评价。” 从这两个角度看,新氧更像是站在竞价排名、行业乱象对立面的“屠龙少年”。但近几年新氧却数次被媒体曝出平台上存在着违规项目、刷单、竞价排名以及整形日记造假、刷评价的乱象。在新氧去年用三个零容忍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之后,近日有媒体发现这种种乱象仍然存在。 难道“屠龙少年”终究逃不过变成恶龙的宿命吗?

  2018年7月,有媒体曝光了新氧平台上存在入驻的部分医美机构销售违禁药,用户的美丽日记、评价也存在造假刷评的现象。随后新氧在回应中表示,“对触碰安全红线的机构零容忍,对违背真实性的信息、影响平台价值的行为零容忍”,并表示已对相关产品和机构采取了下架、封禁等处置措施,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处理。 但是据近日《财经国家周刊》的报道显示,半年之后,新氧平台上此前被曝光的种种乱象仍然存在,整治似乎未见明显成效。首先,去年7月被曝出存在拒绝客户验药、私售“人胎素”违禁药等问题的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最近就重新出现在了平台上。

  北京凯润婷医疗美容医院在新氧北京地区的“品质机构榜单”上排在第五,其累计预约量为65011例。在其所展示的案例中,不乏发生在去年7月新氧表示已经下架涉事机构之后的。

  令人不可思议的远不止这些,臭名昭著的“莆田系”同样能在新氧上找到踪迹。美莱、华美、艺星、薇琳等较为出名的莆田系,在新氧上的排名常常在前三,有时甚至会排在榜首。而这些莆田系大多劣迹斑斑,艺星旗下的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就曾在去年7月发生了整形致死事件,被当地卫健委责令停业整改。艺星集团的董事长陈兴国、副董事长陈国雄兄弟,正是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 美莱则背负了7宗医疗责任纠纷类案件,且大多败诉,还被张嘉倪、戚薇等明星起诉侵犯其肖像权。

  其次,新氧赖以起家的“美丽日记”此前被曝光的造假、代运营、刷评的现象依然存在。 新氧在招股书中是这样向投资者介绍自己的,“中国最大的提供查询、挑选和预约医务的在线平台,新氧将自己原创的医美内容、用户生成的UGC以及医美在线预订服务视为在行业立足的三宝。” 招股书显示,新氧社区拥有200万篇整容日记,每月有2.4亿浏览量。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显示,2018年新氧手机APP占线上医务手机APP用户每日使用总时长的84.1%。 新氧能上市,少不了这些日记的汗马功劳。 新氧创始人金星自己曾说过,新氧刚开始时雇了一批韩国留学生,把韩国论坛里精华的整形日记翻译成中文,发到新氧社区,2个月就累积了8000多篇。 如今的新氧自不必再去雇佣留学生搬运别人的日记了,但内容却走了样。 《新京报》在2018年就曾报道过,入驻新氧的医美机构存在收购学生照片P成买家秀的行为。一位自称是入驻新氧的某医美机构医师李莉表示,愿以每套5元的价格大量收购女性生活照,照片将做成“案例”放到新氧APP上。而在淘宝上,也存在着众多买家可以做假的美丽日记,这些卖家表示案例任何平台都可以发。

  也就是说,实际上代运营等灰产问题是全行业都存在的问题,作为“互联网医美第一股”的新氧也未能幸免。 虽是行业普遍存在的顽疾,但资本市场却没有对新氧网开一面,在被爆出存在刷单、代运营等问题之后两天内其股价累计下跌了11.4%,市值蒸发近2亿美元。

  魏则西在知乎“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答中,写下了自己因为在百度上搜索到莆田系医院,被推荐使用“生物免疫疗法”治疗所患的滑膜肉瘤,但经过一番治疗之后他的病不仅没有痊愈,反而不断恶化。

  后来经过知乎上一位网友的帮助,魏则西才知道原来这种疗法在国外因为成功率太低,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到了国内却成了“有90%的成功率,保20年寿命没问题的新技术。” 结果魏家不仅倾家荡产,身患癌症的魏则西也因此导致肺功能衰竭,在父母的怀抱中结束了年仅21岁的生命。 随后,魏则西在知乎上留下的30多条回答逐渐引起了外界的关注。人们震惊于百度上相关搜索结果排名第一的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其所谓的“生物免疫治疗中心”,竟然只是挂了总队的名,实际上早就被私人承包了,而接手的人正是莆田系。 百度的盈利利器“竞价排名”顿时成了众矢之的,在社会各界的讨伐之下,莆田系被严查,百度也开始整改,还一度推出了无广告版本的搜索,但被拿走半条命的百度最后还是没能与竞价排名、莆田系切割干净。而讨伐百度竞价排名的人中就包括新氧创始人兼CEO金星,一番“竞价排名是典型的逼良为娼,不会长久”的言论言犹在耳。但彼时的金星恐怕没想到,新氧也会和百度一样走到竞价排名的十字路口,还做出了相同与百度的选择。据近日《财经国家周刊》的报道显示,新氧的榜单排名主要依据是各机构对新氧的贡献值高低,其中佣金和广告是重点。新氧的佣金其实和各大平台中对商家的抽成是一样的,淘宝、美团、滴滴都是如此。 不一样的是,曾经diss过百度竞价模式是逼良为娼的新氧,如今也用上了竞价排名。一位医美机机构人士表示,从今年年初开始,新氧就推出了“优享拍华丽登场”,入驻机构需要通过出价竞拍每3天一期的新首页里面的6个固定feed流广告位。除固定广告位外,新氧还推出了“优品达”和“优量通”两款付费点击广告。以“优量通”为例,其核心是机构针对用户单次点击出价,出价越高,排名越靠前。 一位代运营者表示,“例如,产品目前排第50位,如果把单次点击出价提高到20元,可能就会前移到第30位。但这个排名是根据机构出价高低实时调整的。”

  其实从金星此前的表态来看,他深知内容需医美平台的重要性,而新氧的快速发展也印证了这一点。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新氧既没有理由不去重视内容管理,也没有理由对虚假内容手下留情。 但事实却截然相反,我们或许可以从新氧的运营状况中,找到一丝端倪。2019年12月5日,新氧发布了当年的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新氧三季度的营收为3.024亿元(人民币,下同),不仅实现了79.6%的同比增长,也超出新氧在Q2财报发布对Q3营收的预期。净利润为316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用户方面,新氧三季度 MAU 为342万,同比大增143.8%。

  然而这份亮眼的成绩单并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财报发布当天,新氧股价下跌了3.29%。 实际上资本市场这份看似不合常理的态度是有一定道理的,营收、利润、MAU 均增长的新氧虽无近忧,却有远虑。 外界或者说消费者其实一直对新氧存在一个误解,虽然头顶“互联网医美第一股”的头衔,但新氧只是医美信息平台,并没有参与医美的交易环节。 淘宝和京东也是平台,但前者通过电商衍生出了支付宝这样的交易系统,打造了购物+支付的闭环,后者则打造了购物+物流的闭环。甚至现在有些用户会因为使用支付宝反过来去淘宝购物,也有一些人会因为京东物流的体验促使他去京东购物。 简而言之,作为电商平台京东和淘宝的参与度足够深,甚至到了反哺的地步。而新氧作为医美平台参与度并不深,更像是个信息平台,做的是流量生意,左手用户右手医美机构。最重要的是这类平台的护城河都不够深,不然为什么拥有海量房源数据的链家做贝壳之后,58就开始如坐针毡呢?为什么58要和麦田、中原等中介做“线对贝壳的质疑说来说去就只有一点,“没人可以既做运动员又做裁判”。 贝壳之于58,正是新氧软肋的写照,但58不止有房产,而新氧目前只有医美。实际上新氧也曾介入过用户和机构的交易环节,推出过分期服务。但即便到去年第三季度新氧 MAU 也不过342万,这导致新氧缺乏一定规模的数据做支撑,这项业务也没什么起色。而且随着阿里健康联手天猫入局,京东与悦美医疗美容达成独家战略合作,对信息服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超六成的新氧来说,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如果新氧不改变这个状况,就算再讲什么新故事,恐怕也只能是流量的无限游戏,而不是美团基于“吃”所展开的无限可能。 信息平台是新氧的商业模式,其根基在于优质的内容与对内容、入驻机构的严格把控。 而从金星对百度竞价排名的diss和选择以优质内容作为切入点来看,新氧也曾是“屠龙少年”,只是不知故事的结局会不会再次以“屠龙少年变成恶龙”收场。

首页 | 四川新闻 | 网络热点 | 金融财富 | 科技前沿 | 军事揭秘 | 国内国际 | 休闲旅游 | 时尚健康 | 商务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四川新闻网 www.sc-028.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