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四川新闻网_sc-028.com_四川在线_四川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云南  自驾游  as  xxx  test
首页 四川新闻 网络热点 金融财富 科技前沿 军事揭秘 国内国际 休闲旅游 时尚健康 商务营销 商业推广

时尚集团总裁空缺八个月:候选人背后的五位股东三方势力

发布时间:2019-11-08 21:41:11 已有: 人阅读

  时尚集团的主体是北京时之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时之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共有5位股东,包括《时尚》杂志社、蒙斯通咨询公司、赫斯特传媒、美国国际数据集团传媒有限公司(IDG)以及东方之韵广告公司,分别持股28.5%、28%、20%、20%以及3.5%。

  1997年,时尚集团和赫斯特集团双方在时任IDG全球副总裁熊晓鸽的引荐下见面,成就了《Cosmopolitan》、《Harper’sBazaar》等杂志进入中国市场。时尚集团后来接受赫斯特注资,赫斯特占股20%,这造就了时尚集团混合所有制的基因。

  股东背后,《时尚》杂志社由中国旅游协会100%控股,文旅部主管,属于国资;蒙斯通咨询公司和东方之韵,实际控制人都是创始人团队。创始人团队以刘江家族为主,此前还包括已经去世的吴泓等。赫斯特和IDG则代表外资。

  刘江去世前,站在台前的时尚集团董事会成员名单是:创始人刘江、代表IDG的熊晓鸽、代表赫斯特的董事邢文宁、代表文旅部的社长宫娜,以及代表创始人团队的副总裁樊百乐。这位时尚集团曾经的企业法务,一路升职,最终出局。

  刘江走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时尚集团召开全体中层会,宣布启动集体决策机制,由6位副总裁组成一个临时管理团队。

  中层管理会之后,熊晓鸽退出,其董事身份由IDG刘冰接替。IDG早已被中国泛海收购,刘冰亦是泛海董事。

  根据时尚集团10月16日发布的声明,樊百乐9月24日被集团解雇,其董事身份则早已于2019年3月10日被当初委派他的股东撤换,只是以上工商变更登记还未完成,但不影响法律效力。尽管樊百乐离职事件的程序合法问题一直在争议中,但据接近时尚集团的知情人士程夕(化名)说,樊百乐离职程序是否合法与其董事身份被撤换没有关联。董事身份是股东决定的,也就是当初由股东委任的,股东提出撤换即可。

  据不同的几位时尚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刘江去世后按照公司收到的各股东的委派文件,目前董事会成员为:宫娜、刘畅、王秀萍、刘冰、邢文宁。

  在这个格局下,形成了三方势力,一方是代表创始人团队的刘江的独子刘畅以及妻子王秀萍;一方是代表外资的邢文宁、刘冰;第三方就是代表国资的宫娜。

  争夺也几乎持续了至少8个月,程夕告诉8号楼,外资势力与刘畅有争议的,实际上只是总裁职位的归属,这两方似乎并无意于董事长职位。

  程夕说,刘江生前,刘畅从未参与过时尚集团管理工作。刘畅继承刘江股份,进入董事会后,也并未进入管理层。不过,从目前股东格局来看,刘畅与王秀萍占据董事会两票,从数量上来说并不弱势。

  据另一位知情人透露,邢文宁是目前的总裁候选人之一,背后是赫斯特的支持,而IDG与赫斯特长期以来有多个共同投资项目,利益绑定紧密,所以也极有可能获得刘冰的支持。

  另一位候选人或是王锋。王锋担任过三大男性杂志《时尚健康》《时尚先生》《智族GQ》主编。2018年3月13日原总裁苏芒离职后,5月8日时尚集团发布“自成立以来最为重要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和高层任命”,王锋则是这次“最重要调整”中最大的一个调整。

  此前,王锋从未在时尚集团任职,通过这次任命,直接出任集团第一位首席内容官。更为重大的调整是,时尚集团此前并无这一职位,是这次调整重新设立的。

  当时美国老牌时尚杂志《WWD》(《国际时尚特讯》)公开报道,“据业界推测,目前担任时尚集团副总裁兼首席内容官的王锋或被考虑为集团新任掌门人人选”。程夕说,此前刘江对王锋业务能力也很认可,他觉得王锋懂行业,过去的简历和人品在业内有口碑。

  在新总裁的选项中,刘畅一方对高管团队内部产生一个总裁或者外聘职业经理人是开放的态度。但这两种选项很快被外资代表否定。在这种情况下,另外的一票则成了关键一票。

  由于一直未召开董事会,因此一直未能通过会议选出董事长和总裁。这家中国时尚传媒巨头暂时由剩下的5位副总裁组成的临时管理团队代为管理。

  3月7日,刘江在私立医院做完身体检查后,发现情况不太好,就入院北京协和医院。3月8日,他突发脑溢血,陷入重度昏迷。昏迷30多个小时后,刘江于9日离世。

  刘江30岁的独子刘畅,以及刘江的妻子王秀萍都在医院。程夕告诉8号楼,8号晚上,邢文宁急着从上海赶回来,当天上午已经来过医院的熊晓鸽再一次来到医院。熊晓鸽进入病房后问大家,“百乐呢?百乐还没到?”

  9日当天,刘江还在昏迷的时候,熊晓鸽、邢文宁和樊百乐三人轮番进入病房,想劝说刘畅和王秀萍出来开董事会,但遭到了拒绝。因为按照规定,五名董事至少四人到场,才可以召开会议,而当时宫娜一直无法联系,“电话一直没人接。”程夕说,最后,三名董事召集众人围成一圈,熊晓鸽说了几句后就散了。

  “当晚(注:3月8日晚),副总裁樊百乐带着股东们的高管来到医院看望刘江。临走时,几个人在电梯口拉住刘江的儿子刘畅,‘不经意’地说,樊百乐当过律师,让他组织一下:明天下午咱们几个开个会,处理下公司的事。一天之后,刘江正在弥留之际,三位董事又来到病房门口,把刘畅堵住:医院旁边准备好了会议室,咱把董事会开了吧。这件事彻底激怒了刘畅,他一口拒绝。”

  10月16日,时尚集团发布了一份声明,称樊百乐入职履历造假,北京时之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依法于2019年9月24日与樊百乐解除劳动合同。

  樊百乐当天就在微博上作出回应,并且没有点名的提到“昨天晚上一篇水军网文悄然流传,抛出一个耸人听闻的‘逼宫’故事。”

  对于“故事”,他提供了另一个版本:当天他接到电话后,便到达病房。当时刘江的家人已经在场。之后熊晓鸽和刘冰到达医院,随后邢文宁到场。当天下午,樊百乐按计划参加了一场活动,结束后回到了医院看望刘江。随后,熊晓鸽表示,自己有过处理吴泓事件的经验,应该尽快召开董事会商量出一个过渡时期方案。这个会议,最后由于董事宫娜临时有事,最终没有开成,并且一直拖到了今天。

  对于被解聘,樊百乐称,“自己被免除副总裁职位是被“一个由若干副总裁组成的所谓临时管理委员会”操作,该行动未经董事会决议,违反法律和公司章程。”

  另据一篇自媒体文章《副总裁被平级高管“解职” 时尚集团高层再生变动》所指,早在9月24日,北京时之尚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以邮件形式向全体员工发布了一则《人事变动通告》,宣布与时尚集团副总裁樊百乐解除劳动合同。

  据知情人透露,樊百乐的解聘通知是由6位副总裁组成的临时管理团队做出的。当时时尚集团的6位副总裁是樊百乐、王锋、刘容、王怡、余辉、韩德成。

  但邢文宁和刘冰随后共同发布了致时尚集团高管团队的《关注函》,表示“解雇副总裁樊百乐程序不合法”。并要求“恢复樊百乐先生的职务和待遇,否则公司将追究相关负责人的法律责任,要求有关责任人赔偿因此给公司造成的一切损失。”

  前文提到的知情人士对此事件回忆,对于此次人事变动通告,时尚集团内部当时对于是否要公开曾有过不同意见,自媒体的文章也在意料之外。因此集团才发布了声明。

  樊百乐2011年进入时尚集团,历任法务部总监、法务部总经理,法务及渠道运营副总裁。在前文提到的去年5月“最重要的高层任命”中,他被任命为时尚集团副总裁。

  程夕透露,在时尚集团内部,“审计”几乎成为了一种武器。不过,“樊百乐离职后,要对他进行正常的离职审计,因为某些力量的干扰,只进行了一天就被叫停了。”

  突破在于传统媒体日渐式微的情况下,时尚集团旗下多本杂志开创电子刊先锋,并且在销售上取得巨大成功,成为时尚类杂志转型数字化媒体的范例。

  1993年,当时是中国旅游报社记者的刘江与同事吴泓共同创办了《时尚》杂志。刘江在此前受访时表示,那时没有风险投资,他只能向报社借钱20万元,舍弃了工资、住房等福利,开办《时尚》杂志。这也是中国第一本本土化高档时尚类杂志。

  其后《时尚》杂志社逐渐发展壮大,1998年,《时尚》杂志社在美国国际数据集团公司的协助下,与美国赫斯特(HEARST) 出版集团达成合作计划,开启了《时尚》杂志的国际化道路,陆续出版了最重要的三本大刊:《时尚COSMO》、《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及《时尚先生ESQUIRE》,这也被总结为“时尚模式”。

  在与外资合作的过程总,时尚集团也一致坚持本土化操作。创始八人团队之一的殷智贤曾撰文回忆,在版权合作达成后,“始终坚持立场,坚持本土原创内容要占70%以上”。

  在完成版权合作后,赫斯特也正式入股时尚集团,占股20%。国内的时尚高端媒体行业目前规模最大的三家,即赫斯特中国、康泰纳仕集团、时尚集团。前两者是纯正的美国公司,时尚是本土创业。赫斯特是时尚的直接竞争对手。近几年间,时尚集团曾有两次要入股赫斯特中国。2018年初,时尚对赫斯特中国的并购谈判进入尾声,赫斯特内部连裁员名单都已拟好,但由于赫斯特刊号相关问题,最终无果。

  随着总裁职位归属的争斗,能看到背后中资和外资的较量。前文提到的知情人士称,刘畅一方之所以坚持提出其他的总裁候选人或方案,是担心如果邢文宁上位,会把时尚整合进赫斯特,随之而来的股比和人事的调整,那么他这一方将失去独立主体和中资优势。

  究竟是长期以来的经营团队,还是财务投资方能够赢下这一仗?不同立场的中资和外资的争夺,必将伴随新任掌门人诞生的过程。

  时间回到2018年12月29日,刘江在时尚集团官方发表了文章《2019,美好正迎面而来》,并且在2019年1月的年会上,还朗读了此文。

  他将2018年形容为“克制”、“前进”和“创造”的一年,并对2019有着美好的期待。“25周年的封面展刚刚结束,我看到25年的时光呼啸而过,也看到25年来的潮水奔涌而去。当我的目光定格在这数百张封面,我知道,随着时代一路至今,这世界和你我都已经改变”,“新的憧憬和期待再次开始,这真是曲尽其妙,也是再入佳境”。

首页 | 四川新闻 | 网络热点 | 金融财富 | 科技前沿 | 军事揭秘 | 国内国际 | 休闲旅游 | 时尚健康 | 商务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四川新闻网 www.sc-028.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